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黎明之剑 > 第七百二十五章 真金白银

第七百二十五章 真金白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总是被人“先祖先祖”地叫着,自己的心态似乎也跟着被带到某种微妙的长辈模式了。
  
      但换个角度想想……让一贯冷静优雅的赫蒂露出这种呆滞的表情,似乎也别有一番乐趣。
  
      看着赫蒂目瞪口呆之后又手足无措的表情,高文感觉心情莫名地好了起来,因看到大量文件而招致的压力也瞬间消散大半,随后在眼前的大孙女表情继续垮塌之前他摆了摆手:“没事,我就是随口一说这些文件是什么?”
  
      赫蒂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觉得自己好像是躲过一劫,于是暗自松了口气,将文件放在老祖宗的书桌上:“是关于建设帝国学院以及在圣灵平原建设新式学校的前期报告,另外还有西部地区铁路项目的相关文件政务厅已经按照流程处理,但关键部分仍需您亲自过目。”
  
      高文想了想,突然又有点想过问赫蒂的终身大事了……
  
      两秒钟后,他收敛起这些有点散漫的思绪,伸手拿过那些厚厚的文件并随口问道:“上周从圣苏尼尔迁来的法师和学者们都安顿好了么?你觉得他们怎么样?”
  
      “都已安顿妥善,”赫蒂点头说道,“至于我的评价……从个人学识和能力来看,能够效忠于王室或进入王都学者协会之人皆是最优秀的大师,他们的能力毋庸置疑,但要想融入塞西尔的新秩序,他们每一个人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且不少人会面临淘汰。”
  
      “……必然的过程,”高文一边翻阅手中纸张一边说道,“但还是要尽可能地改造和争取只要是能转化进来的,就要尽可能地转化,我们现在仍然缺乏知识分子。但要注意,所有教育部门的人员准入尺度仍然不能放松,两审两考的标准不能变,那些通过了初步改造,但两审两考不过关的旧派知识分子,可以让他们去做研究,去工厂里当技术人员,但决不能进学校,这一点不能忘。”
  
      赫蒂低下头:“是。”
  
      帝国已经建立,塞西尔所统治的土地从一片局促逼仄的不毛之地变成了一片广袤的国度,前所未有的庞大资源和人力在赫蒂以及政务厅各部门的办公桌上流转,但在最初的激动和兴奋之后,赫蒂便意识到了这看似丰沛的资源表象之下仍然是各种短缺的事实先祖要建造的是一个全新的国度,而不是接手一个腐朽的王国之后当个安逸君主,那些来自故国安苏的遗产,是需要转化和挑选才能重新派上用场的。
  
      来自北方地区的大量知识分子将解决魔导技术发展中关键的人才短缺问题,但在此之前,这些知识分子除了要进行新知识体系的建立之外,还必须接受思想上的转变,而所谓的两审两考,就是高文对教育部门吸收人才的硬性标准:重大污点劣迹审查,个人信息审查,学术能力考核,思想转化考核,只有通过了所有这些考验,才被允许进入帝国设立的各个新式学院。
  
      严格的考核准入制度也是导致目前新式学校教师严重短缺的因素之一,但先祖在这方面的标准丝毫不允许放松,好在昔日塞西尔通用学院一期毕业的学生以及一部分最早跟随建设南境的落魄知识分子在这几年已经成长起来,反哺的人才正在逐渐缓解各地学校的缺口,虽然缺口仍然很大,但至少已经不再令人绝望了。
  
      赫蒂理解先祖为什么在这方面如此看重。
  
      因为在早期制度还有缺陷、执行还不到位的时候,她就亲眼看到过一个旁系贵族出身的教师是如何在学校里教孩子们行匍匐礼以及吻地礼的那仅仅是一个旁系出身的小贵族,没有继承权,没有爵位和封地,和“贵族社会”唯一的联系便是他稀薄的血脉,但就为了这稀薄的联系,为了他心中“正确且唯一的法律”以及家族的“荣耀”,他就能冒着牢狱之灾的风险,去让孩子们重新记起下跪的规矩。
  
      从那一天她就知道,有些腐朽的东西绝不会因为一场碎石岭炮击和一场签字仪式而彻底消弭,它们更不会自己净化自己,那些扫不干净的残渣会潜伏在各种各样的角落中,只要有万分之一的机会,他们就会如缝隙里的泥浆般拼命翻涌出来。
  
      或许即便执行了严格的准入制度,那些泥浆仍然会渗透进来一部分这几乎是肯定的,毕竟新生的政务厅系统对帝国边远地区的控制力现在还是严重不足,只能依靠另外两位大执政官以及他们手下的封臣体系进行暂时管制但世间本来就不存在十全十美的事情,就如先祖曾经说过的,这将是一项长久的事业,或许需要的不只是一两代人……
  
      赫蒂一时间陷入了思索,高文则已经匆匆扫过文件末尾,随后将其放在右手边:“我大致过目了,没有问题明天上午我再认真看一下,到时候给你回复。帕德里克现在在政务厅么?”
  
      赫蒂从思索中惊醒,点了点头:“是的,他昨天刚刚从卡洛尔返回,今天上午已经回到政务厅。”
  
      “让他来见我我想听听货币试点的情况。”
  
      “是,先祖。”
  
      ……
  
      在高文面前,摆放着数张面额不一的临时货币(代用币),以及由塞西尔皇家铸币局铸造的几种硬币。
  
      硬币有基础的标准铜币、银币以及金币,纸质货币则是面额为一费纳姆和五费纳姆的“银钞”,以及面额为一金镑和五金镑的“金钞”费纳姆是通用语中的单词,意思便是“碾薄的银箔”,而所谓金镑也和地球上曾出现的同名货币不同,在这里,它相当于安苏曾经流通过的一种最小尺寸的薄金币,差不多相当于过去平民能接触到的货币上限。
  
      纸币印刷精美,有着颇具质感的花纹,花纹在阳光下泛着奇妙的流光。
  
      仅从这些纸币的面额以及名字中的含义,便能看出这仅仅是将贵金属货币向纸币改革的一次粗浅尝试。
  
      “经过大约半年的试行,作为试点的地区已经成功用临时货币取代了七成以上的贵金属流通,维持了商业的正常进行和地方财务的正常结算,”帕德里克擦了擦在这两年渐渐变得开阔的额头,一丝不苟地汇报着,“人们从一开始对纸币不理解和不信任,到后来发现它确实能够用于购买商品,如今已逐渐习惯了它的存在。从单纯推行纸币、形成习惯的角度来看,试点是成功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