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黎明之剑 > 第七百五十四章 距离

第七百五十四章 距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家人……
  
  在听到这个熟悉而陌生的单词时,玛丽竟一时间有了些恍惚感。
  
  直到几秒钟后,她才慢慢想起,自己前些日子确实是向导师说出了自己的决定她想见自己的家人一面。
  
  年轻的女法师抿了抿嘴唇,有些犹豫地看向自己的导师:“他们在……”
  
  “就在楼上客厅,”丹尼尔泛黄的眼珠盯着玛丽,“你最好梳洗一下再上去尤其是你的头发。”
  
  “好……好的。”
  
  玛丽忙不迭地答应着,然后有些魂不守舍地离开了安置浸入舱的地下室,她回到一楼,进入公共的盥洗室,伸手打开了水阀,看着依靠魔导水泵供应的清澈水流从金属管道中流淌出来,哗哗的水声让她的心情渐渐平静下来。
  
  她的家人。
  
  她已经记不得自己离开那个家时是怎样的光景了……一个懵懵懂懂的小女孩,跟着大孩子们一起去山里“探险”,入夜之后和伙伴们走散,阴差阳错地踏入魔法师的古老塔楼,从此改变了人生,从此断绝了和家人的联系,如今十几年的时光流逝,孩提时的记忆早已模糊风化,她唯一还能记得的、跟“家”有关的印象,似乎就只有一间低矮漏风的老屋,一盏挂在门口的昏暗提灯,以及那些用来吓唬小孩子的睡前故事。
  
  不幸的是,在那些惊悚的睡前故事中,有很多内容关于黑巫师的,关于古堡的,关于山里的怪物和魔法奴仆的都在她之后的十几年人生中一一成为了现实。
  
  水流哗啦啦地流淌着,玛丽捧起冰凉的清水,拍打在自己脸上。
  
  她已经记不清自己父母的模样了,但她还是想见一见他们。
  
  离开盥洗室,年轻女法师的心情渐渐平静下来,她看到自己的导师已经站在走廊上,正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看到自己出现,身披黑袍的老法师只是点了点头,便沉默不语地向着客厅的方向走去。
  
  玛丽迈步紧随其后。
  
  他们来到客厅门前,一名仆人立刻上前,替主人推开了客厅的大门。
  
  玛丽看到了客厅里的景象。
  
  壁炉正在客厅的一侧静静燃烧,炉火的红光照耀在附近的铜制置物架上,暗红色的长沙发摆放在客厅中央,一对穿着脏兮兮的灰布外套、头发都已花白、脸上皱纹遍布的老夫妇正坐在那沙发上。
  
  他们坐的很小心,大半个身体都在沙发外面,仿佛生怕弄脏了这里华贵的陈设。
  
  看来导师只带来了她的父母,而没有把她的姐姐也带来。
  
  沙发上的老夫妇也看到了门口出现的人,他们几乎是瞬间便站起身来,对着丹尼尔露出敬畏和谄媚的笑容,然后他们才看到站在丹尼尔身后的玛丽,在这一瞬间,分隔了十几年的家人终于见面了。
  
  玛丽定定地看着那对老夫妇,看着他们那浑浊的眼珠转动,视线落在自己的法袍上,看着他们慢慢露出谦卑敬畏的表情,看着他们慢慢弯下腰来。
  
  这一连串动作,就仿佛条件反射一般。
  
  “尊敬的法师大人。”她听到那对夫妇如此称呼着自己。
  
  玛丽有些不知所措,她听到丹尼尔在旁边开口,语气冷硬:“这是你们的女儿,不必行礼。”
  
  那对老夫妇这才直起身子,带着一丝惊异看了玛丽一眼,但惊异中仍然残留着明显的紧张,玛丽不知道自己此刻是什么感觉,她嘴唇蠕动了好几下,才终于从唇缝中挤出声音来:“父亲,母亲……”
  
  用的是非常标准的、市民式的发音,用词也是较为庄重的、上层式的称谓因为不管她过去十几年的生活如何,她的导师都始终是一个来自帝都的,拥有卓然学识和教养的高阶法师,在导师门下,她并没有学过其他的说话方式。
  
  童年时接触过的那些乡野习惯,早已在她的脑海中模糊了。
  
  老夫妇在听到玛丽对他们的称呼之后似乎愣了一下,然后才拘谨地点着头,干巴巴地重复着:“好,好,真好……”
  
  等所有人在几张沙发上坐下之后,客厅中很快便尴尬地安静下来。
  
  玛丽努力思索着自己应该说些什么来缓和气氛,半天才组织出完整的句子:“家里……都还好吧?”
  
  “好,好……粮食够吃,”弯腰驼背的男人连连点头,“你也好吧?粮食够吃吧?”
  
  “……我衣食无忧,”玛丽有些别扭地说道,“你们现在……还住在乡下么?”
  
  “还能去哪?”皱纹遍布的老妇人说道,“房子和地都在那边,还有牲口。”
  
  “你们是怎么过来的?”
  
  “这位法师老爷派人把我们接过来的,”老妇人小心翼翼地看了丹尼尔一眼,“我们坐的马车,很大的马车。”
  
  随后她又看着玛丽身上的长袍,眼神中又忍不住带上了一丝敬畏就好像这敬畏已经深深刻印在她的骨子里,以至于只要看到类似的东西,哪怕明知道眼前之人是自己的血亲,她也会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一般:“你现在,是法师啊……”
  
  “是,我已经快要晋升中阶了……”玛丽说道,但她并不确定眼前的老夫妇能不能听懂中阶是什么意思。
  
  “好,你……你是有出息的,”那个驼着背的男人又点起头来,带着一丝谄媚的笑容,看了旁边的丹尼尔一眼,紧接着收回目光,“你是被法师老爷带走了,这是你的幸运啊,你姐姐,你哥哥都没你运气好……”
  
  幸运……玛丽突然觉得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个单词。
  
  可以用来交谈的话题似乎很快便结束了,或者说,从一开始话题就不存在。
  
  玛丽越发地感觉不自在起来,她相信眼前的老夫妇也是如此。
  
  他们是陌生人,带着血缘关系,却又相隔万里,他们坐在一个看似很近的地方,努力想要说些双方都能感到融洽的话题,却连装都装不出来。
  
  在第二次尴尬与冷场开始之后不久,那老妇人开始频频看向门口,她的丈夫也越来越显得局促不安起来他们不懂得如何得体地隐藏自己的情绪,玛丽一眼便能看穿他们的想法与感受。
  
  坐在这个“华贵”的地方这么长时间,这对来自乡下的老夫妇已经坐立难安了,他们根本没有从玛丽身上感觉到任何与女儿重逢的喜悦,他们只是因为一个法师老爷的命令才来到这里的,他们在这里的每一分钟都是一种折磨。
  
  他们偶尔偷偷看丹尼尔一眼,那眼神中甚至带着一丝乞求。
  
  玛丽主动站了起来。
  
  “就到这里吧,”她低声说道,“我……还有些魔法实验要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