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魔临 > 第一百九十六章 投降

第一百九十六章 投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徐有成提着一些肉干走到了梁程身边,没敢直接送到梁程手中,而是放在了梁程的跟前。
  梁程盘膝坐在地上,在不远处,是乃蛮部的本族所在地。
  随后,徐有成就在梁程身边站着。
  其实,从金术可当初敢带着城内巡逻的甲士直接冲进来保护郑伯爷就能够看出来,这头大僵尸,在军中的威望,有是有,但却不是一手遮天。
  原因很简单,不是不能做,而是没有去做。
  训练,是他操持的,绝大部分战役的实际指挥,也是他在做,除了一些主上看着顺眼的将领安排,其余绝大部分基层中层将领,也都是梁程在提拔。
  他如果想,直接将原本的盛乐军也就是现如今的雪海铁骑掌握在自己手里,问题,真的不大。
  但偏偏,郑凡没去担心这个,而这头大僵尸,也懒得去搞这个。
  所以,这也就造成了梁程在军队里威望很高但人缘却不够的局面。
  在徐有成看来,梁将军当真有古仁人之风,忠义孤臣,掌权而不乱为,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哨骑那边还没有消息么?”梁程问道。
  “回将军的话,还没有,想来,那位乃蛮部大王子没有走这条路。”
  梁程缓缓点头。
  在他率军迂回过来之后,先是袭击了乃蛮部的牧场,给予了乃蛮部极大的压力和恐慌。
  其实,这种袭击也只是雷声大雨点小。
  随后,梁程果断率军撤离,准备在乃蛮部回援路上设伏阻击一波。
  设计,很简单,但越是简单的东西,其实才越是实用。
  然而,让梁程微微有些意外的是,在那条路上,自己没能等到大王子的回援军队。
  大王子的回援军队,像是消失了一样,又像是完全放弃了对己方牧场的保护。
  这让梁程心里有些不舒服,为帅者深知一个道理,那就是当你发现自己弄不清楚敌人的意图时,往往就是你陷入被动的开端。
  如果大王子的回援,只是逢场作戏?
  那么,
  在前线的主上那边,可能会出现极大的变数。
  毕竟,乃蛮部抽不抽调走本部精锐,对其前线大军的实力影响,可谓是非常之大。
  其实,在埋伏失败没能得到猎物后,下面就有不少将领建议赶紧回援伯爷。
  但还是被梁程给拒绝了。
  这就使得接下来这几日,梁程所率的这支兵马,完全在乃蛮部附近掩藏了下来。
  因为乃蛮部现在部族空虚外加先前被“惊吓”了一番,所以乃蛮部收缩了剩余力量,基本龟缩在了传统部族势力范围内,双方之间,倒是形成了一种很微妙的平和。
  “哨骑再增一倍,扩大探查面积。”梁程下令道。
  “是,将军。”
  徐有成下去下令了。
  梁程则默默地取出一份牛肉干,送入嘴里,不是在咀嚼着去吞咽,反而像是在嚼槟榔,只是贪图肉食在自己口腔里停留的感觉。
  一身戎装的左继迁走了过来,看着坐在那里的梁程,先恭恭敬敬地行了军礼,随即在旁边坐下了。
  他和徐有成这种晋地降兵出身不同,他在郑伯爷还在翠柳堡时就已经跟着郑凡了,虽然一开始有些小矛盾,自己还曾一度因为燕皇马踏门阀的事儿被贬为刑徒,但也算是很早就跟着郑凡头批人了。
  雪海关内郑凡封总兵,左继迁等就升迁为守备。
  “来劝我回援?”梁程开口道。
  梁程记得,最早开始时,主上和瞎子对这位左继迁其实不是很放心,因为他长得像“吕布”。
  只不过这位运势也的确好,一路南征北战过来,一直都活着,且保持着安分,也就不再那么在意了。
  “将军不回援,自是有将军的道理,就是在末将看来,此时回援,意义也不大,前线伯爷那边战事情况如何,现在应该已经分出结果了,是好,咱们回去无用,是坏,咱们这支兵马在这里,乃蛮部也不敢追击伯爷太凶。”
  梁程不置可否。
  左继迁则继续道:“但是,将军,有些时候有些事,它是不分对错的,而是分态度。”
  你不回援,甭管你回援是否有用,你不回来,就证明你对我的安危不在乎。
  左继迁这般劝谏,倒也不是为了挑拨离间,而是他所认为的生存之道。
  梁程瑶瑶头,道:
  “不必在意这些。”
  “是,将军。”
  就在这时,徐有成快步跑来,禀报道:
  “将军,乃蛮部周遭,出现了一支野人兵马,应该是援兵。”
  左继迁闻言,当即站起来。
  梁程则下令道:
  “传我命令,原地待命。”
  “是,将军。”
  徐有成听令下去了,左继迁则有些不解地问道:
  “将军,这是为何?”
  乃蛮部的援兵已经回来了,这时候是战是撤都应该拿出去一个章程,而且要快,但原地带兵是在做什么打算?
  “乃蛮部援兵没有走我们先前设伏的那条路,应该是绕了一条远路。”
  梁程伸手指了指前方闪烁着篝火的乃蛮部营寨,道:
  “不是为了故意避开我们的设伏,事实上设伏这件事,对方如果提前心里想到了,我们就很难伏击到他,且乃蛮部虽然出动了大军,但是其部族里,不可能一点兵马都没留,那位大王子如果真的要率军回援,应该是他在野,其父在内,这样,就能夹击我军,但他没有选择这样做。”
  “心虚了,畏惧了,怕了?”左继迁问道。
  梁程微微要投诉,
  “我不清楚,但我们现在可以不用去打扰他们,让他们告诉我,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
  “他到底想干什么,想干什么!!!”
  乃蛮王发出一声怒吼。
  当一支燕军忽然出现在自己牧场范围时,乃蛮王被震惊了一次,他当时以为是燕军主力奔袭过来了,马上下令收拢族人,同时派人去前面支应一支兵马回援。
  这无疑是很正确的决定,至少,站在乃蛮王的角度来说确实是这样,至于“抽水桶板”效应会带来什么结果,这不是乃蛮王所能考虑进去的,且就算考虑进去也没办法目前去解决的问题。
  但当手下人来报自己长子率军回援,且是从另一个方向回援过来时,乃蛮王的心里忽然“咯噔”了一下。
  你可以说这是身为上位者的直觉,
  也能认为这是当爹对自己种的一种信任和理解,
  在得知这一消息的第一时刻,
  乃蛮王就下令将自己长子亲随队伍的家眷全都抓了过来,同时命令部族里还剩下的勇士全部着甲做好准备。
  果不其然,当自己长子所率的五千勇士出现在了部族南侧不远处时,他们忽然开始了冲锋。
  已经做好准备的乃蛮王直接将人质押送到了第一线,同时亲自持刀上阵。
  这是一出暂时谁都无法弄得清楚的局面,
  但它却实实在在地发生了。
  即使此时隔岸观火的梁程都惊讶了一下,
  对面乃蛮部到底在玩儿哪一出?
  将自己视而不见,
  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在自己军队面前,
  直接开始内讧上演父子相残的戏码?
  是想请君入瓮,设计自己?
  很快,
  梁程就确定了,这不是什么请君入瓮,自己也没必要想得太复杂了。
  因为他们,
  真的开始火拼了!
  大王子所率兵马直接对营寨发动了冲击,他应该是想要一鼓作气地完成的,但没想到他爹有所防备。
  同时,乃蛮王将一众大王子亲随的亲眷押送到阵前,刀架在他们脖子上进行威慑。
  一时间,大王子的兵马出现了分崩的架势。
  弑父作乱,以下谋上,本就是凭着一股子血勇,绝对不能犹豫,大家狠狠心硬着头皮上去,可能也就完事儿了。
  但现在插曲出现了,外加前方进攻受阻,大王子的兵马士气瞬间陷入了低谷。
  而这时,
  乃蛮王拿出了年轻时的风采,
  亲自策马领五百骑从营寨另一侧杀出,直接冲向了自己儿子的队伍。
  面对自己部族的头人,还是在战场上,还是以这种方式,很多大王子麾下的勇士是真的不敢下刀的,因为你就算此时将乃蛮王杀了,帮大王子上位,但你毕竟是他的杀父仇人,以后你还想有好果子吃?
  所以,
  乃蛮王紧靠着五百骑,直接冲乱了大王子的阵形。
  大王子所率的回援兵马,一部分直接溃散,还有一部分选择投降,大王子这场忽然发动的叛乱,转瞬间就几乎宣告破产。
  见到这个局面后,大王子没有选择投降,想要纠集自己身边的随从先离开这里,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然而,其身边一众亲从见大事不妙,自家家眷还在头人手里,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连呼应都没做,一齐出手将大王子拉拽下了马。
  大王子见状,也丝毫没有放弃抵抗的觉悟,落马后持刀挥砍,连续斩杀了两名亲随,但在砍向另一名亲随时,其父带人杀至。
  已经怒火攻心且急于彻底平复局面的乃蛮王不做丝毫迟疑,上去就一刀将自己儿子的脑袋给削了下来。
  一场发生得仓促势头也很猛烈的叛乱,就此结束!
  草坡上的梁程情不自禁地拍了拍手。
  左继迁则会错了意,直接道:“将军,我军现在动手么?”
  趁着这场变乱,若是此时全军出击,很大可能直接破了乃蛮部的本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